This is your default message which you can use to announce a sale or discount.

玩運彩|體育版權進入黑軟銀棒球鐵時代,從所有人誤讀樂視體育開始……

命運的鐘聲已經敲響,但遲遲沒有傳來振奮人心的消息。英超新賽季將在十幾個小時之后拉開大賽菲羅斯幕,但國內轉播權仍舊懸而未決。

至少在昨天,騰訊內部傳來的消息仍是在接觸,尚未確定。力贊體育CEO朱曉東(歐訊體育創始人)在今天接受采訪時,證實了英超版權尚未塵埃落定的消息,“有可能說騰訊、優酷去接盤。”綜合目前得到的消息,英超前幾輪有可能在中國無法落地,

無論如何,多米諾骨牌的第一張已經倒下,中國體育版權市場呈現出崩盤跡象。據我了解,處于崩盤邊緣的足球版權并非只有英超一家。

只用了三四年時間,中國體育版權市場由黃金時代,經歷白銀、青銅時代,如今正式邁進黑鐵時代。回溯歷史,樂視體育的示范效應被誤讀可能是核心原因。在這樣一個時間節點,重新思考樂視體育模式,也許能為后來者在漆黑的長路點亮一盞油燈。

那場血雨腥風的競標戰

2016年美職比分11月底,英超新一輪版權競標大戰打響,競爭足夠血腥。PP體育、新英體育、騰訊、樂視體育以及MP & Silva(背靠暴風體育)都揣著大把鈔票進入了這場群雄逐鹿的戰場。“體育大生意”披露,“體量相對較小的歐迅體育也受到英超聯盟邀請參加了競標。”

今天,朱曉東以力贊體育CEO的身份出席了“遠洋杯·中國帆船名人賽”帆船漫談主題沙龍。與我的交流中,他復盤了當年的英超競標情形。

“當時,整體的版權價格都處于一個非常膨脹的泡沫期。所以,也不能說當時這個價格錯了,而且當時確實有很多競爭者。”朱曉東如此看待PP體育最終報出的7.21億美元這一價格。

在朱曉東看來,英超這樣優質的標的是版權玩家們在資本市場“乘風破浪”的重要“抓手”。“拿下英超版權,能夠很大程度決定企業的價值。(這些企業)不管是上市,還是準備被收購,拿下這一標的,都可以說是很重要的里程碑。那個時候,國內體育版權市場的氛圍就是先拿到版權,然后(去資本市場)講故事。或者是認為,拿到這一版權之后可以擁有大量用戶,可以去轉化其他流量,或者獲得其他的商業收入。基于這個邏輯,支撐大家把這個價格推到這么高。”朱曉東說。

誠如朱曉東所言,體育版權在不同玩家手中價值迥異。在樂視體育手中,版權成為了資本市場的“敲門磚”,而在PP體育手中,版權是獲取流量的渠道,其商業模式是通過會員付費和電商導流來變現。外界普遍會認為,PP體育是樂視體育玩法的繼承者,其實這里面存在著誤讀。

賈躍亭算的是筆大帳

樂視網從2012年開始進軍體育版權,一路采取高舉高打的戰術,令行業內的眾多從業者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

一位不愿具名的版權行業從業者表示,賈躍亭和雷振劍(曾經樂視體育CEO)從最開始就把大帳算好了,“買版權的錢從哪兒來,買來之后如何發酵,發酵之后從哪里掙錢,這些問題在花出第一筆錢之前也許早就想得清清楚楚了。”

樂視體育的啟動資金是賈躍亭自掏腰包。彼時,老賈正春風得意馬蹄疾,拿出幾千萬購買相對低廉的版權并非難事。樂視體育獨立之后,在資本市場縱橫捭闔,所融來的88億資金絕大部分被用于購買版權。

在當年,樂視體育無論是賣廣告,還是會員付費,幾乎沒有任何可能收回成本。它也不像PP體育背靠蘇寧電商體系,通過電商導流變現更是空中樓閣。

然而,從2014年到2015年,樂視網的股價卻坐上了“火箭”。2014年年底,樂視網市值還不到300億,但半年之后,市值已經增長到1040億,相當于9個搜狐、5個新浪,巔峰市值更是超過1500億。最瘋狂的時候,樂視網儼然變成了發布會公司,樂視體育、超級電視、樂視手機新聞不斷,經常會出現內部發布會打架的情況。

樂視體育在版權市場不計成本地買、買、買,實際上是為母公司樂視網資本溢價做貢獻。在上千億的市值面前,幾十億的版權成本微乎其微。這才是賈躍亭為樂視體育算的大帳。

電競 麥克風小賬上,樂視體育則是通過“樂視生態”其他子公司的產品進行“捆綁銷售”,比如買會員送電視、送手機。這些收入完全可以按照符合財務準則的方式計到樂視體育的賬上。

假如不是因為樂視手機供應鏈問題暴露,以及賈躍亭瘋狂造車行為,樂視體育有可能通過樂視獨有的生態打法完成投資人收益,實現獨立上市。進入二級市場之后,樂視體育又可以祭出新的一輪資本打法。

繼任者完全迥異的打法

在版權市場,唯一看透賈躍亭打法的可能只有暴風體育創始人馮鑫一人。暴風體育也有了“小樂視體育”之稱謂。只可惜,他并未學到賈躍亭的精髓,反而身陷囹圄。一代梟雄,命運多舛,令人扼腕。暴風體育與樂視體育一同化為齏粉,賈躍亭與馮鑫卻命運各異。

PP體育這幾年的打法,是圍繞版權構建新的商業模式,通過不斷地嘗試,試圖找到版權變現的最佳途徑。其他幾個版權玩家亦步亦趨,大家的打法大同小異。令從業者難過的是:理想有多豐滿,似乎現實就有多骨感。

“拿了版權之后,(版權玩家們)會發現用戶的轉化并沒有那么快,也沒有那么nba 明星賽 2019直接。因為體育比較特殊,用戶除了看球這個行為,很難吸引他們進行其他消費,就算有消費的可能性,方法上也不是那么成熟。(版權玩家們)獲取用戶的方式,以及將流量導入商城的方法都不夠成熟。”朱曉東這樣分析了版權運營在現實世界所面臨的困境。

朱曉東并不認同這些版權玩家們已經失敗了,“應該說給大家一個很好的提示,就是版權還沒有能夠完全實現版權自負盈虧,或者說沒有一個完全能跑得通的商業模式。”

給這些版權玩家貼上“失敗者聯盟”的標簽,可能有失公允。但在版權價格如此高昂的背景下,媒體平臺飛蛾撲火、作繭自縛,以中國用戶市場當前的現狀,也只能賠本賺吆喝。

樂體模式不可復制

既然在高昂的版權成本這把達摩克利斯之劍下,媒體平臺難以實現版權良性運作,是否可以抄賈躍亭的“作業”呢?

簡單總結一下樂視體育“大小賬”雙輪驅動的打法可以發現,體育版權的“羊毛”其實長在“豬”身上。可現在整個體育行業在資本市場遇冷,“豬”都被風口吹到五行三界之外了。

資本市場也已經看透了體育用戶的屬性。這個群體雖然數量龐大,但用戶太過垂直且培育時間過長,流量打法沒有生存土壤。不僅如此,各種體育賽事還要與眾多門檻較低的電視劇、網綜、短視頻、游戲、直播爭奪時間。一個垂直用戶每周能看一場完整比賽已經算奢侈,每天播幾十場比賽誰有時間看呢?至于付費,電視臺的免費直播以及遍地開花的盜播,是永遠越不過去的山丘。

時過境遷,即便樂視體育“還魂”也無法復制自己當年的神跡。中國體育版權市場只剩下一條路可走:倒逼版權價格回到合理區間,靜待體育用戶慢慢成長,最終跑通版權運營的商業模式。

英超聯盟已經接觸了中國市場上大多數版權玩家,卻暫無明確下文。匯總各家傳來的消息,大家并非對英超版權不感興趣,而是在耐心一個白菜價。反正現在誰急誰知道。

相關熱詞搜索:藏寶閣手游交易平臺,藏寶閣夢幻西游,藏獒圖片,藏獒價格,藏獒赤古娛樂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