娛樂城

玩運彩|日本馬拉松崛起的棒球12強 直播秘密,藏在校園賽事與體育教育里

全球馬拉松都在停滯中,我們不妨把眼光投向別處,看看鄰國日本在馬拉松方面文化與成績,是什么樣的跑步教育,能讓他們擁有前赴后繼的馬拉松后輩人才。

當今日本馬拉松領域里,90后人才占據半壁江山,例如大迫杰、小椋裕介、設樂悠太等,都是當今佼佼者,源源不斷的人才輸送,是與全社會的跑步文化與教育相關。

文 / 黃夢婷

編輯 / 宋鑫宇

2020年東京馬拉松,在一片爭議中,只舉辦了200人規模的精英賽,拋開輿論部分,馬拉松領域里高手云集的日本選手,本土選手表現仍然是十分搶眼。

大迫杰再次刷新日本全國紀錄,用時2小時05分29秒,成績是第四名,高久龍則是以2小時06分45秒成績獲得第八名,上門大祐、定方俊樹也都在2分07之內。值得一提,日本此次有10人跑進了2小時08秒之內,要知道中國選手的歷史最好成績也只是2小時08分15秒。

2020東京馬拉松日本本土選手的成績記錄

雖然在馬拉松項目上,非洲軍團幾乎形成了壟斷態勢。來自肯尼亞的基普喬格,更是已經突破人類在馬拉松上極限,跑進「2小時」大關。但日本人也靠著勤奮、以及濃厚的跑步文化,在奧運會、世界六大馬拉松的賽場上都實現過登頂,而被稱為僅次于肯尼亞、埃塞俄比亞的馬拉松第三強國。

瀨古利彥,在1981年的波士頓馬拉松奪冠。他在1978-1988年間曾獲得11次馬拉松比賽冠軍,極好的成績大大推動了馬拉松在日本的發展(圖/Matthew Muse)

這一次,我們想通過一場關于汗水、青春、友情的日本高校跑步比賽——箱根驛傳,來了解日本通往馬拉松強國之路中,都付出過哪些努力和教育。

逆轉與堅持,堪比漫畫的日本校園賽事

若說起美國校園體育的代表性賽事,NCAA的瘋狂三月無疑是所有人的首選。而對于校園體育文化同樣盛行的日本,除了我們熟知的高中足球大會、棒球甲子園,還有代表著日本高校跑步文化的「三大驛傳」。

所謂的「驛傳」,其實就是一項長跑接力賽。如今隨著大迫杰坐穩日本長跑第一人的王位,其出身的「箱根驛傳」也成為了三大驛傳的最高峰。

而箱根驛傳是以接力形式完成從東京到箱根之間的折返跑步賽事。就像甲子園是所有日本棒球高中生的憧憬一樣,「箱根驛傳」則是整個關東地區大學跑者心中最神圣的賽道。

因此「箱根驛傳」發展至今,參加隊伍從最初的4支增加為23支。不過要想擠進這23支隊伍中,可不是什么容易的事情。

箱根驛傳,至2020年已經有百年歷史

除了在前一年大會上取得前10名的大學,可以作為「種子學校」直接獲得參賽資格,其他關東地區所有滿足參賽條件的「非種子學校」則需要在預選會上擠威力彩全餐進前11名才能獲得參賽資格。

最后學校未能通過預選會,但個人成績突出的選手,將被組成關東學生聯合隊參加比賽,但不能參與受賞。

全程217.1公里里程的「箱根驛傳」,一共分為10個賽段,每個賽段需要分別由一名不同的選手完成。也就意味著每個隊伍至少要有10名選手,不過正式比賽時可報10名正選隊員+最多6名替補隊員,比賽中最多可更換4名選手。

十個區間地勢路段不盡相同,需要教練根據選手特質來做安排。被稱為花之二區的第二賽段,由于距離最長,一般來說各隊王牌選手都會出現在這里。

而魔王五區,因為海拔高低差為874米,還需要考慮高低起伏變化、氣溫驟降的困境,很是考驗選手耐力。

箱根驛傳十個區間路線圖

代表每個學校參賽的十位選手,會因為肩帶上佩戴那條印有學校名字的接力帶,而變得榮辱與共。在2019年的箱根接力賽中,就上演了堪比漫畫情節的逆轉、堅持、遺憾的運彩運彩故事。

賽事規定,參賽隊伍如有一人退賽,整組隊伍都將會失去參賽資格。但是在去年比賽的開始30秒,來自大東文化大學四年級選手新井康平,和另一位選手相絆后摔倒在地,造成左踝扭傷,但是他掙扎爬起,繼續堅持,帶傷跑完了21.3公里,完成接力后,他就癱倒在地。

關乎學校集體榮譽,忍著傷也要跑完

有逆襲,當然也有遺憾。為了盡快恢復交通路況,組委會有個略顯殘酷的規定,當一個隊伍落后于第一名20分鐘后,將不再戴上學校的接力帶,而是組委會準備的白色接力帶,下一名選手無法接到印有學校的接力帶,對于隊伍來說,就是恥辱。今年,日本體育大學差21秒沒能完成交接,第九區的選手倒地痛哭。

2020箱根驛傳比賽,日本體育大學的接力帶斷掉,這份帶著學校的榮譽沒能繼續傳遞下去(圖片源自CCTV-5《東京行動》紀錄片)

種種充滿熱血的故事自然也成為了劇本的最佳靈感,三浦紫苑以箱根驛傳為基礎架構的小說《強風吹拂》,剛一問世就成為了人氣作品,之后根據其改編的漫畫、電影也紛紛成為了即叫好又叫座的作品,同名改編漫畫在豆瓣更是獲得9.6高分評價。

同名小說改編的動漫《強風吹拂》,是一個講述箱根驛傳的跑步故事

百年歷史,耕耘幾代跑步后浪

自從1920創立至今,「箱根驛傳」已經有百年歷史。集中在元旦期間的比賽日期,也讓一邊吃年飯、一邊看直播成為日本人渡過元旦的重要娛樂消遣方式。

據日本電視臺NTV統計,2020年、2019年,箱根驛傳直播收視率分別為28.6%、32.1%,2018年全國收視率也僅次于俄羅斯世界杯、平昌冬奧會和紅白歌唱大賽。

之所以箱根驛傳能成就日本狂熱的跑步文化,特立獨行于全世界,篩選出一代又一代的跑步高手。就不得不提到這項比賽的創始人,被譽為被稱作「日本馬拉松之父」金栗四三。

高中畢業后進入東京高等師范學校(現筑波大學)的金栗四三,校長正是一年前剛剛獲選為國際奧委會的第一位亞洲委員,有「柔道之父」之稱的嘉納治五郎。

自黑船來航以來,各國對日本政治的干預甚至占據了主導地位,與精神文明層面被壓制對應的,則是體育能為人們提供暫時的和諧美好。

1896年,看到由日本人組成的新橋棒球隊戰勝了美國水手給日本人帶來的自豪和驕傲,嘉納治五郎意識到雖然體育不能完全擺脫國際關系和種族等等,但這也是當時日本所迫切需要的。

因此嘉納治五郎除了規定柔道和劍道為校內必修科,又鼓勵學生參與網球、足球、游泳和田徑等等,這些項目對明治時期的日本人而言仍然是非常陌生的運動項目。

正是在大學期間,金栗加入了田徑隊(陸上競技部)。

1911年11月,斯德哥爾摩奧運選拔賽上,金栗四三以2小時32分45秒打破了馬拉松世界紀錄(40公里多賽道),不僅成為了日本首屆奧運會上唯二的參賽選手之一,更是日本奧運歷史上的首位旗手。

只不過首次參賽的金栗四三最終被沒能完成比賽,回國之后他不斷地從自身參加奧運的失敗經驗中反省,箱根驛傳就是在這種「讓日本馬拉松走向世界」的不斷期許中誕生。

不過延續百年的歷史,以及極高的關注度還不足以表達箱根驛傳的偉大,其最恐怖的一點在于:能在箱根驛傳獲得好成績的選手,日后都更容易成為優秀的馬拉松選手。

從1920年安特衛普奧運會到2012年倫敦奧運會,從箱根驛傳走向奧林匹克的運動員有來自17所大學的69人,參賽項目大多數都是以馬拉松和長距離賽跑為主。

2019年東京馬拉松精英選手的111名日本籍選手里,就有78位選手在大學時期參加過箱根驛傳,比例達到70.3%。原本為2020東京奧運會準備的日本國內奧運選拔賽(Marathon Grand Championship),篩選出來43位日本頂尖馬拉松選手,幾乎都是歷代箱根驛傳訓練出來的好手。

2018年2月東京馬拉松上,以2小時06分11秒打破塵封16年之久的日本兼亞洲記錄的設樂悠太。

同年芝加哥馬拉松上,以2小時05分50秒奪得男子全馬季軍,創造新日本記錄和亞洲記錄的大迫杰。

甚至以業余跑者身份,2018年取得波士頓馬拉松大滿貫的冠軍,世界上完成次數最多的(78次)、成績跑進2小時20分鐘以內的馬拉松選手川內優輝,無一例外都是出自箱根驛傳。

箱根驛傳延續百年的精神,以及為日本輸送源源不斷的后輩跑彩運步人才,都足以證明其在日本跑步史中的地位。

至今,還生生不息的「箱根驛傳」,依舊是日本馬拉松人才培養的搖籃。

教育到文化,跑步成日本全民運動

時至今日,箱根就像是所有日本跑者的成人禮 ,不僅為日本馬拉松的發展提供了可觀的后備人才,也使得日本跑步文化深入人心。

到2014年,日本每年跑一次馬拉松以上的有986萬人,每周跑一次馬拉松以上的有550萬人,根據總人口1.27億計算,日本每23個人當中就有一人每周跑一次馬拉松以上。

日本人能不斷突破亞洲記錄,全民對跑步都有高漲熱情,這是在長期的教育和方便的公共設施中不斷進化的結果。

2020年1月2日早上5點半左右,人群擠滿了箱根驛傳的起點,觀眾就是想看到鳴槍開跑的那一刻(圖片源自CCTV-5《東京行動》紀錄片)

自幼兒園開始、到義務教育,還有大學的箱根接力精神,以及城市道路上方便的跑步服務站,為日本跑步傳播不斷添加成長土壤,再到為了鼓勵精英化選手出現,日本田協規定打破日本國家馬拉松記錄的人,將會獲得1億日元獎勵,這又不斷刺激日本職業跑者突破自我。

自小就培養孩子對跑步文化認同,在日本學校里,長跑是最普及的運動項目,幼兒園就開始接受冬季耐寒訓練,還要參加冬季耐力跑大會,不同年齡的跑步長度也不一樣,3歲孩子跑400-800米,5歲就要跑1200-2000米,有些幼兒園還有在寒風中裸跑的傳統,來達到體育訓練的目的。

曾在國內刷屏的日本幼兒園學生在寒風中赤裸上身鍛煉的組圖

有了群眾基礎的跑步運動,在日本文化創造領域,也成為了一道獨樹一幟的風景線。倘若再回顧上世紀九十年代經典日本動漫作品,《櫻桃小丸子》《蠟筆小新》里的小朋友,都有參加馬拉松大會的情節漢摩拉比小姐 線上看。

經常看日本電視劇的觀眾,肯定會對劇中的主角們動不動秀一下跑步實力感到熟悉,中國劇迷甚至把這個行為稱之為「日劇跑」。

日劇跑,成為日本電視劇里最有代表性的情節

社會知名人士也對跑步有著癡迷。日本著名小說家村上春樹寫過一本《當我開始談跑步我在談什么》,講述自己參與馬拉松比賽的經驗歷程,還有漫畫家高木直子也出版過《一個人去跑步》,描述自己參加馬拉松比賽的故事。

日本是一個匠心民族,而跑步則是一個非常考驗耐力的運動,符合匠心精神,日本「傳奇跑者」瀨古利彥也表示,「馬拉松和日本人身上的農業文明氣質很契合,種地需要用心耕耘,要跑馬拉松也是一樣,必須日復一日堅持,才能獲得最終成果。」

成立于2007的年東京馬拉松,僅用了6屆賽事,就成為世界六大滿貫賽事之一,也是日本馬拉松文化的一個結晶

從前,日本人用武術來考驗耐力,如今,馬拉松繼承武術衣缽,成為風靡全國的一項運動,日本人不斷突破亞洲記錄,甚至一場跑步接力賽都能延續百年,這與全日本對跑步所代表的耐力、堅持的守護有著密切關系。

一定程度上來看,箱根驛傳是推動日本跑步文化延綿不息的動力,跑步文化,又體現著民族性格,環環相扣,鑄就了日本馬拉松競技與文化的繁榮。

與日本的跑步教育、文化相比,我國還尚未有與之抗衡的百年校園跑步賽事,不過隨著國內跑者對跑步文化的呼吁,還有中國田協也著手高水平選手以及馬拉松文化發展的問題進行改革。

筆者相信,假以時日,中國馬拉松,也將會孕育出屬于中國的跑步文化新氣象。

相關熱詞搜索:大鼻子整形手術,大鼻子整形價格,大悲咒歌詞,大杯茶,大寶油漆娛樂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