娛樂城

玩運彩|東京奧運延遲,前途仍然坎運彩討論坷

【環球時報 駐日本特約記者 劉剛】伴隨新冠肺炎(COVlD-19)逐步施虐全球,東京奧運到時(7月14日)開、還是不開,議論紛紜卻又懸而未決,成為令全日本、東京都和OAC及全球觀眾揪心的事項,尤其是日本首相安倍晉三、東京都知事小池百合子就是更為苦惱! 3月23日終于傳出來東京奧運延遲召開的消息(中央社)。對各方而言,延期終歸比取消好!

一塊石頭落地卻又泛起無數煙塵。奧運會舉辦的成功與否,涉及到方方面面,歸納起來說,一個是運動員方面,二是比賽場館的檔期,三是季節性因素,四是舉辦國內外國家環境(比如此次的疫情以及諸如戰爭)等等。如果一旦因為延期舉辦,除了上述因素外,還涉及到經濟產業活動的影響等等。此次疫情之初,日本政府的猶疑不定、欲言還休的狀態皆慮及疫情對此次奧運會的影響。東京都作為具體承辦行政單位,更是難題多多,加之,眾多的贊助商都做了巨大的投入,觀光服務等第三產業也進行了巨大的準備和鋪墊。因此,它是輕易取消或延期不得的。因此對日本而言,按期舉行乃上簽,延期舉行乃中簽,中止舉行乃下簽。當然,求得中簽,即非不得已也是延期好過中止取消。最終決定需要奧委會來做,但幕后的交涉也考驗各方智慧。

早在全球疫情蔓延之初,有關東京奧運會推遲或取消的報道早有所聞,不過國際奧委會和東京方面一直堅持奧運會不取消不延期,會按時開幕。但隨著全球疫情蔓延趨勢不斷加劇,歐洲、中東、甚至美國本土都出現爆發性增長,全球有十億以上的人口被宅在家中,并且對于疫情何時何以能緩解脫困難以預期,國際奧委會(IOC)不得不與東京方面商討東京奧運會如何開辦的問題。

從各路媒體報道來看,國際奧委會和東京還是堅持如期開辦,畢竟前期已經投入了大量資金和人力物力。外媒此前報道稱,原本指望通過奧運會走出經濟困境的日本安倍內閣,自2012年再次執政以來,為迅速走出“平成蕭條”的困局,“安倍經濟學”三大政策(寬松的貨幣政策、機動的財政政策與結構性改革)應運而生。隨著一年后日本成功申辦奧運會,舉辦奧運被視為“安倍經濟學”的第四支箭,日本政府希望能復制56年前的奇跡,借奧運東風振興國內停滯不前的經濟。自2013年成功申奧后便耗費了大量人力物力進行籌備。但自今年2月起,在疫情沖擊之下,各方質疑東京奧運會能否如期舉辦的聲音。不斷刺激著日本政府首腦和東京都行政長官等人的神經。日方一直堅稱會如期舉辦奧運。時不我待,幾天后日本首次表明東京奧運有延期舉辦的可能性。23日上午,日本首相安倍晉三表示,如果不能以完整的形式舉運彩 稅 ptt辦奧運,那將“不得不考慮延期”。此前一天,國際奧委會主席巴赫已明確表示,雖不會取消東京奧運,但“延遲舉行是一種選項”。不過那時候還沒有國家正式宣布退出奧運會,此次加拿大和澳大利亞的宣布退出,可能會引發更多的國家宣布退出,東京奧運會想要如期開辦,確實十分困難。盡管設想了許多狀況下的開辦,比如沒有觀眾(通過可視媒體觀看)下比賽等等,但是,一旦多國運動員不出席,情況就會變得尷尬難收。路透社此前引述消息人士的話報道,東京奧組委正草擬的方案包括,縮小賽事規模、不設現場觀眾閉門比賽,押后東京奧運一個月甚至一至兩年,并估算不同延期方案的成本。有鑒于此,當地時間3月23日,首相安倍首次松口并表示,奧運如果不能以完整的形式舉辦,那將不得不考慮延期。

當然,最終決定權還是在國際奧林匹克委員會。聲明表示,其中一個應對方案是對如期舉行奧運的運作計劃作出修改,另一方案是更改舉行日期。國際奧委會將評估全球衛生狀況的快速發展及對奧運會的影響程度,然后作出決定。巴赫22日接受傳媒專訪時說,改變奧運會舉行計劃很復雜,不像取消一場足球比賽這么簡單,決定要負責任。他強調,取消本屆奧運會不公平,會打破成千上萬運動員的夢想。并且,奧運會歷經100多年的過程,在世界范圍內擁有巨大影響力,已經形成了龐大的利益鏈條,延期所帶來的衍生問題有很多。首先受影響的是廣大的運動員。除了訓練計劃受影響,等到下一次奧運會時,一些優秀運動員或許已錯過了自己運動生涯的巔峰期。

舉辦國日本也將蒙受巨大經濟損失。據估算,日本針對奧運會的籌備已耗資約250億美元,花費的宣傳成本更是無法詳細統計。日本社會各界包括一些奧運贊助商都進行了大量前期投資,若無法及時收回成本,可能引發財務危機。日本SMBC日興證券在3月10日稱,如果東京奧運會中止或延期,僅運營費和觀看費加在一起,就將損失6800億日元。日本關西大學則在3月21日公布數據,表示若東京奧運因疫情取消,連同大會籌備費、宣傳費及各企業的支出等開支,日本將直接損失3.6萬億日圓(約2500億港元)。若把因取消奧運而把各文化及體育事業影響計算進去,日本將蒙受4.5萬億日圓(約3150億港元)的損失。還有,日本東京奧運組織委員會主席森喜朗說,「東奧延后1年到2年舉辦,無法保證到時候會場還可以使用」;不光是森喜朗,很多組織委員會干部都認為「延期舉辦有困難」。例如用作東奧主新聞中心(MPC)及國際廣播中心(IBC)的東京國際展示場,正因為當初在征用時就出現「國際展示場不足」的問題,就可以預想一旦1年或2年后要重新征用的即時比分 12強難度。東京國際展示場通常須在一年半前預約,目前已開始預約2021年8月場地;光是樓地板約11萬5000平方公尺的面積,就不容易尋找替代場地。再者,用來舉辦奧運擊劍、角力及帕運等共7個競賽項目的千葉幕張展覽館,也是相當受到廠商歡迎的展示場地,必須從一年前開始預約,一旦延期要協調相關賽事也有困難。位于東京都晴海地區的選手村,總計有23棟約5600戶,預計東奧結束后就要整建出售,2023年3月讓住戶入住,目前已在販售部分戶數,一旦延期將影響后續交屋。另外,日本職棒與職業足球所使用的場館,一旦東奧延期,勢必得重新協調雙方賽事使用時間。

而對于國際奧委會本身來說,延期除了可能導致奧運會與其他賽事“撞檔期”而降低影響力,還極大地增加了他們的工作難度。版權轉播商的虧損風險也很大。美國娛樂集團NBC環球公司為拿到包括2020東京奧運會在內的4屆奧運會全美獨家轉播權,花費了44億美元。奧運會延期意味著,該公司在2020年夏季已經售出的廣告得全盤調整,還可能面臨和其他體育賽事爭奪觀眾的矛盾,將極大地影響他們的收益。國際奧委會也顧及日本的立場和利益,在此前開始商討東京奧運會的應對方案,包括押后舉行,但不會取消。國際奧委會主席巴赫周日明確表示,2020年東京奧運會不會取消,但由于新型肺炎疫情全球大流行,延遲舉行是一種選項。國際奧委會周日舉行緊急會議后發聲明,指出在全球出現冠狀病毒大流行的情況下,國際奧委會將詳細討論是否更改原定在7月24日揭幕的東京奧運,但奧委會強調取消本屆奧運不會解決到任何問題,對任何人都沒有好處。正當IOC苦惱籌劃時刻,日本安倍首相送上了會事“延期一年”的提議。安倍恐怕是權衡了各種算計后急于提出的方案,最直接的理由或許是全國“圣火傳遞”就定在了26日開始,加上日本三連休(20-22日)正值春暖(櫻)花開,憋悶一冬的人們紛紛走出來,聚集再度引起了疫情蔓延升溫之際,東京都知事昨日已經發出緊急聲明,要求都民們不要不急的話宅家最好的呼吁。

諸如此類的困窘,都極大地考驗國際奧委會委員們的勇氣和智慧,據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CNN)lol官網分析,若疫情進一步發展而奧運會如期舉辦,大批游客從3月起將涌入人口密集的東京都,這正是日本境內確診病例最多的地方,到時疫情恐將更難控制。

面對史上前所未有的奧利匹克“延期”,原本充滿期待、而又內斂的日本社會即刻如沸,出現了各種反應,體育界方面在表示無奈接受的同時,各種項目的運動員均表示在體能和心理方面都需要重振旗鼓,特別是在間隔一年后,參賽選手身體素質和狀態都會有各種變化,是否需要重新選拔,其標準怎么銜接等等;政界以國會為舞臺再度開始纏斗;經濟領域即刻忙于計算損益,修補調整,有計算認為原本可以創出1兆7000億円經濟效果的估算打了水漂,有的眼巴巴地期待一年;服務業則馬上慘叫連連,比如有的已經準備了專業練習的場館設置只得馬上拆除,有的酒店已經購置了大量新床,也沒有地方容納,等等不一而足;民眾在表示理解之余,最關心的是已經到手的各類入場券是退票還是預案順延使用?民眾在接受多家電視臺街頭采訪時多表示理解,諸如“實屬無奈的選擇,早點決定,也好進行下一步的應對”、“與其勉強召開,不如選擇充裕的條件延后”、“這么嚴重的疫情,你就是開了,人家(他國運動員和觀眾)不來的話,怎么辦?”、“延遲舉辦,肯定是有損害,但相比疫情時期舉辦的風險,還是值得的”等等。專家的意見也是多種多樣,總的來說,持韓國棒球肯定意見,認為早點做出決斷總比拖而不決有利于對應措置的盡早準備,使得業界盡量減少損失。

還有專家及電視節目嘉賓表示,即使延長到明年的夏季,但到時候能否如期舉行仍令人懷疑,免疫試劑就能開發出來嗎?屆時人心能否穩定如初。而政界卻不都是肯定的意見,國會答辯中,也充滿了詰問的往來。對安倍首相為何急于提出延遲方案,有的政黨及議員表示懷疑。質疑為何是由安倍首相而不是巴赫會長提出的。而匆忙提出的“延期提案”,是否因為安倍首相和都知事都顧及自民黨總裁期滿(9月)、都知事選舉(7月底)的時機而提出的假公濟私的提案。看來,安倍內閣要在任期內實現景氣的V型恢復,試圖刺激觀光和消費的腹案,盡管有了東京奧林匹克大會的延期保證,前途仍然坎坷。東京奧組委宣布今天成立對策總部,負責研究東京奧運會新的舉辦日期等相關工作。據東京奧組委相關人士透露,奧運會延期舉辦的追加經費預計將超過 3000 億日元(約人民幣 192 億元)。但屆時的東奧名稱還是2020東京奧林匹克運動會,”Here We Go”“我們出發”(IOC新工作組名)。巴赫表示,東京奧運會不晚于 2021 年夏天舉行,所有選項都擺在桌面上,包括在 2021 年夏天之前,有委員提議可在明年 4 月召開 ” 櫻花 ” 奧運。《華盛頓郵報》對此曾評論稱,為了抗擊疫情,奧運會的延期難以避免,但也極具挑戰,任何將這場“游戲”推遲的嘗試都將既“昂貴”又“復雜”,充滿痛點。

盡管如此,但迫于內外形勢,對于東京奧運會來說,也許推遲舉辦較之取消乃至最穩妥的選項。盡管也面臨許多需要處理的麻煩,但相比中止或取消所帶來的一切前期投入打水漂來說,無疑是好事。主辦方日本政府一直仍堅持東京奧運如期舉行,但有報道稱,東京奧組委正草擬多個延遲奧運的替代方案。路透社引述消息人士報道,東京奧組委正草擬的方案包括,縮小賽事規模、不設現場觀眾下閉門比賽,押后東京奧運一個月甚至一至兩年,并估算不同延期方案的成本。一旦延期的塵埃落定,所有場館設施也不會浪費,只需再投入一定的資金維護就可以了,場館檔期問題也可以通過協調優先安排解決。贊助商及服務業前期的巨大投入也不至于打了水漂。各國運動員也可以盡量繼續保持狀態,除了年齡等受限問題外,多等一年似乎也不是不可接受。甚至一些擬進行的預選賽也可以放到疫情過去之后再打,兩全其美。處于進退兩難狀態的國際奧委會及各方的決擇,當然備受考驗,最壞的打算莫過于直接取消東京奧運會。

雖然日本主觀上不松口,但客觀內外部條件持續惡化,對此不能不有所顧忌。出于對全球疫情蔓延的擔憂,最近,一些國家的有關體育組織都呼吁延后本屆奧運,反對如期舉行。

截至目前,美國、挪威、斯洛文尼亞、巴西的奧委會和英國田徑協會等都表達了希望東京奧運延后的意愿。這些國家的奧委會和體育組織表示,若按期舉辦可能影響運動員的健康,運動員的訓練環境也會受到很大影響,同時無法保證公平。繼加拿大與澳洲之后,挪威23日也表態不參加東京奧運會。挪威奧委會表示,在新冠病毒疫情得到控制前,挪威將不會派運動員參加2020年東京奧運會。相信隨后還會有其它國家和地區的奧組委會跟進取消參賽,如此一來,體育賽事最忌諱的尷尬,競技參賽度低的最壞情況就會出現。

有鑒于此,隨著疫情在歐美乃至全球其它地區的蔓延、肆虐,東京奧運將延后到2021年夏季舉行,就真的是不得已為之的“上策”了。

來源:環球時報

相關熱詞搜索:大型活動策劃公司,大型活動策劃方案,大型會議,大型打印機,大型成人網站娛樂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