娛樂城

玩運彩|申鑫球員手握欠條,一西提猜輛車成了他全部希望

待業的日子像孤零零地漂泊在無邊汪洋中,前不見岸,后已無船,實在不好過。

各級聯賽重啟之日尚遙遙無期,參賽球隊名單還沒個定數,觀望中的俱樂部也便不著急簽人,手上沒合同的球員只能繼續煎熬著等。發愁已經成了習慣,但除了一天接著一天發愁,他們似乎也做不了別的事。

這樣的日子,田俊杰已經過了快三個月,改用一句俗套的話,每天叫醒他的不是鬧鐘,是對未來的不知所措。在這個即將有數百名球員面臨失業的春天,這場突如其來的疫情,讓田俊杰的處境更加艱難了一些。

1月的時候,田俊杰去趟了昆明,他想在那里找隊試訓,當時原東家申鑫始終勝分差技巧未向球員下達集合通知,他和隊友都明白,自己已經沒法再指望回金山踢球了,只能趁早各尋出路。在昆明的半個多月,田俊杰收獲不大,沒有簽下滿意的合約,但眼看年關將至,他便決定先回到武漢家中,等過完年再出來台灣運動尋找工作,或許新年的鐘聲響起,自己也會迎來一些好運。

沒有想到的是,這一回就是八十多天。

申鑫球員手握欠條,一輛車成了他全部希望

不少隊友仍在求職

好不容易捱到武漢解封,田俊杰沒多做停留,因為不敢坐高鐵,他在4月12日那天驅車七個多小時去了杭州。封城期間,他也試圖聯系過一些球隊,但都沒能得到想要的回應,現在他只能一邊先跟著別的隊訓練,保持狀態,一邊再四處打聽,看看能運彩單場去哪里試訓。

在杭州訓練的第一天,田俊杰只覺得又喘又累,三個多月沒碰過球,最多不過在家做些核心練習,自己的身體想要恢復到原先的狀態,恐怕還需要一些時日。

上個賽季,出于為年輕球員提供發展平臺的考慮,申鑫提拔了不少年輕隊員進入主力陣容,1993年出生的田俊杰無奈退讓,只代表球隊出戰了五場中甲比賽。不過,在球員平均能力更為突出的2018賽季,田俊杰受到了主教練朱炯的青睞,他代表申鑫踢了20場聯賽。

田俊杰是在2017年加盟申鑫的,可惜那年他來晚了一步,一線隊名額已滿,當時的主帥胡安只好把他留在預備隊。2018年,朱炯回歸申鑫后,田俊杰的能力得到了肯定,他被這位本土教練提拔進了一隊。

申鑫球員手握欠條,一輛車成了他全部希望

一直到現在,聊起申鑫,田俊杰的語氣中依然流露著濃濃的惋惜之情,與記者再三確認解散的只是球隊而不是俱樂部后,他發出了一聲長嘆,“還是懷戀申鑫。俱樂部還在就行,希望申鑫能好起來,我好想回申鑫。”

在申鑫退出職業足壇后,幾乎每一位隊員聊起這位老東家,言語中都是一樣的不舍,不少人甚至表示如果哪天老板徐國良重新開始組建球隊,他們依然愿意回來。盡管俱樂部還欠著他們長達八個月的薪水和全年的獎金,并且自上賽季結束后便杳無音訊,但球員們對這支俱樂部的信任與熱愛卻似乎分毫未減。

對此,田俊杰的解釋是,球隊的氛圍總是其樂融融,管理也相當合理,不存在拉幫結派的現象,也沒有其他糟亂的事,最為重要的是,老板徐國良真心熱愛足球,不像有些球隊的投資人,注資一家俱樂部只為給自己的其他事業牟利。

來申鑫之前,田俊杰在廣東華南虎待過幾年,這支曾經以現場發放百萬現金而火遍全球的球隊去年也出現了資金短缺的問題,和申鑫一樣沒能熬過這個冬天。

廣東華南虎的前身東莞南城是田俊杰職業生涯的第一站,在那幾年的中乙聯賽中,他和后來加盟上港的賀慣、石柯、張衛等同齡球員都曾交過手,彼時雙方的能力并不見得有多少差距,只是在那之后,他們走上了更大更好的平臺。

說不羨慕是假的,但如今的田俊杰早已能坦然面對各種各樣的人生境遇了,“命該如此。”他笑著說。

申鑫球員手握欠條,一輛車成了他全部希望

焦慮的時候,田俊杰也會和申鑫的隊友聊聊各自的近況,大家各有各的苦衷,前景倒是出奇一致:都不明朗。在這個多重打擊并致的春天,找隊的難度和心情都堪比中獎。距離申鑫的最后一場比賽已經過去了快半年,還有近一半的球員沒能明確歸宿。

同為武漢人的毛詩鳴在封城前曾接近加盟一支南方的中乙球隊,但現在他準備去武漢三鎮試訓;上賽季中離開球隊加盟石家莊永昌預備隊的潘超然在湖北黃石老家待了兩個月,耽擱了找隊的好時機,現在仍處于待定狀態。

和潘超然同時出自石家莊的小將張毅峰正在考慮回歸校園的可能性;早在去年年底便接到人和邀約的徐駿敏則因為合同原因放棄了在北京發展的機會,轉而去了南通試訓……

還有的隊友一沒找到下家,二沒地方訓練,誰也不敢說自己會面臨怎樣的未來。

“起碼我還有車可賣”

田俊杰已經快一年沒有收入了。他手頭只有一張徐國良打的欠條,八個月工資加上一個賽季的獎金和出場費,大概有個幾十萬。

在申鑫的幾年,他的月薪不算高,和普通白領水準差不多,不占總收入的大頭,全隊瓜分100萬的贏球獎和每場3萬元左右的出場費才是。按照中國足協不久前給出的階梯式降薪的方案來看,田俊杰的年薪不滿59萬元,正處在不受影響的區間內。

不過現在,“賺錢”本身才是當務之急,只要能暫時穩定下來,別的便都是其次了。

申鑫球員手握欠條,一輛車成了他全部希望

去年,申鑫欠薪的情況人盡皆知,球員們只能靠吃老本過日子,有的車貸、房貸不夠還,還需要父母接濟。本以為這樣的窘境很快會以一份新合約告終,哪知突如其來的疫情又讓生活變得越發艱難,“就好像突然跌入了谷底。”田俊杰形容道。

上個賽季結束后,田俊杰和相戀近三年的女友步入了婚姻殿堂,他們將在今年迎接一個小生命的到來。妻子如今辭了工作,在家養胎,用他的話說是“雙雙失業”。

小家庭的重擔一下子全都壓到了田俊杰的肩上,這讓他快要喘不過氣來,連自費試訓的錢他或許都掏不出來,但他不好意思再向父母請求援助,他必須自個兒咬緊牙關,想方設法地挺過這一關。

田俊杰考慮過賣車,他有一輛還在還貸的奔馳車,大概能賣三四十萬,順便節省一點養車的費用。另一方面,武漢家中,妻子還有一輛代步車能用。

田俊杰也考慮過開網約車補貼家用。在杭州期間,球隊每天上午訓練,下午休息,這給了他大把可利用的時間,不過他有些擔心,自己的車是武漢牌照,不知是否會因此受到限制。

申鑫球員手握欠條,一輛車成了他全部希望

田俊杰的愛車曾經見證了他的愛情

所有可能嘗試的賺錢方法,他都想了又想,如果真的到了揭不開鍋的地步,他也會嘗試去中冠這樣的業余聯賽找一份合同,只要能讓自己先熬過今年,一切都好說。

田俊杰唯一直接劃掉的選項,是退役。此前,中國足協曾計世大運 男籃劃為失業球員提供免費的教練培訓課程,為這些球員轉型教練、再就業提供便利。田俊杰從沒把這件事放在心上,他才27歲,剛進入一個球員運動生涯的巔峰期,在沒有傷病困擾的情況下,他當然還想繼續踢球。

“其實還好,還沒有那么難。”田俊杰笑道,“起碼我還有車可賣。”

相關熱詞搜索:大慶市公安局,大慶實驗中學,大慶教育局,大慶二手房,大慶電視臺娛樂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