娛樂城

玩運彩|耐克、阿迪、彪馬、UA都在堤維西 ptt虧,李寧這半年卻賺了6個多億

李寧贊助的CBA剛剛在昨晚上演了一場驚天大逆轉,今天,三十歲的李寧公司就又發布了一份亮眼的2020年上半年財報,完成了逆勢增長的答卷。

在世界體育用品業都在巨額虧損的當下,率先從疫情中走出來、早已發力電商的中國運動品牌,表現依然堅挺。

01

運動品牌的困頓2020

2020,運動裝備行業有點難。在疫情的多米諾骨牌影響下,世界巨頭們最近的這份財報,或多或少都遇到了一些難題。

首先是行業的老大哥耐克,他們在今年6月26日發布的2020財年第四季度的財報顯示,該季度營收為63.1億美元,同比下降38%,單季度虧損為7.9億美元(超過50億元人民幣),唯有大中華區克服疫情影響持續保持雙位數增長。

在這樣的慘淡局面下,由于其最主要的陣地北美市場依然局勢不明朗,耐克當機立斷,官宣了「加速直面消費者(Consumer Direct Acceleration)」的電商計劃,并宣布將花費2-2.5億美元裁員。

耐克尚如此,其他各家品牌也不甚樂觀。

阿迪達斯財報顯示,公司第二季度整體營業額下降26%,凈虧損總計為3.06億歐元(超25億人民幣),其中銳步的品牌收入下降27%。為此,阿迪達斯從政府貸款30億歐元,來度過難關。

彪馬2020上半年財報顯示,銷售額下降15.4%,最終半年凈虧損5940萬歐元(約5億人民幣)。

而安德瑪(Under Armour)在第一季度虧損5.9億美元(約合40億元人民幣)的基礎上,第二季度凈虧損較去年同期翻了10倍之多,擴大至1.829億美元(約合12.7億人民幣)。

在這樣的情況下,各家都在采用裁員、貸款、融資等方法來周轉資金,在歐洲、北美疫情依然很難預測走向的情況下,各國線下門店依然有較高的關閉率,此時電商渠道成為了各家的新發力方向,而打折銷售也成為了常態。

值得一提的是,各家財報中,中國或大中華區,無一例外地都成為了財報中「最閃亮的星,保持著強勁的增長勢頭,成為接下來各家公司的發樂透彩539展重點。即便政客再巧舌如簧指鹿為馬,財報事實指向了我們戰「疫」的成功之處。

今年,耐克開設了全球首家NIKE RISE零售概念店——耐克廣州品牌體驗店

同樣地在國內復蘇勢頭良好的情況下,各家國產運動品牌也開始復蘇,這不,「三十而立」的李寧,就在2020年中期業mlb討論區績時交出了出色的成績單。

讓如今已經57歲的李寧回頭去看,他或許也猜不到,這個三十而立的年份會如此的艱難。

02

抗住疫情,李寧的開源與節流

當然,疫情還是影響到了李寧的業績:集團收入達61.81億元人民幣,較2019年同期輕微下降1.2%。毛利則較2019年同期的31.08億元人民幣下跌1.6%至30.57億元人民幣,集團整體毛利率為49.5%(去年同期為49.7%)。

不過,李寧集團也早早開始控制費用率,最終取得了6.83億元人民幣的盈利。這一數字雖然比去年同期的7.95億元有14.1%的下降,但扣除一次性與經營無關的損益后,同比還上升了21.7%,可謂不易。

在世界運動品牌普遍出現虧損的當下,可以取得盈利已經實屬難得,也難怪在這份成績單出現后,李寧股價一度暴漲10%,股價創2010年4月近10年來的新高,總市值逾780億港元(約合700億人民幣)。

為了實現這一目標,李寧的操作也值得借鑒。

在節流方面,他們嚴格控制成本及費用,上半年行政開支為3.46億元,較去年同期的4.51億元大幅下降,財報透露是「減少了管理人員的獎金開支,咨詢費開支、差旅成本等,為集團穩健運營贏得了更多調整空間」。

此外,李寧還積極為店鋪爭取租金減免,經銷開支較上年同期下降7470萬元。

開源方面,則同樣是主要發力電商。在直營銷售收入下降約24%,整體線下渠道錄得10%-20%低段下降、渠道庫存錄得10%-20%低段增長、新品線下零售流水錄得10%-20%中段下降的情況下,李寧抓住了第二季度「618」電商節等電子商務渠道的機會,線上收入同比增長23%,彌補了線下渠道的損失。

數據顯示,電商在李寧各渠道收入中的占比已增至28%,可謂關鍵。記者了解到,從2月初李寧就開始進行電商直播,除了常規的帶貨推銷聊天解答,還與健身達人合作了「主播帶你做運動」活動,甚至還參與了「直播助農」環節,搞出了多種玩法。

此外財報也透露,李寧集團在持續主動加速關閉虧損和低效店鋪,優化渠道結構。數據顯示,李寧銷售點數量為5973個,本年迄今凈減少476個,童裝品牌李寧YOUNG的銷售點數量共計1010個,本年迄今凈減少91個。

在李寧集團官方的總結里,他們認為其公司扎實推進「單品牌、多品類、多渠道」的核心策略,持續聚焦產品、渠道與零售運營以及供應鏈的優化升級,持續提升消費者體驗,通過疫情展示了品牌的韌性。

03

展望未來,運動品牌要搏命2021?

不過,在品嘗到國潮的紅利之后,李寧也遇到過一些挑戰,例如David Bowie及電影《天外來客》的事件引起了不小的風波,出現了一定的討論聲量。

從過往經驗看,「沒有任何一個品牌能用同一個模式持續成功超過三年」,因此氪體專欄作者Ricki的看法是:在沒有時裝周的2020,李寧必須要學會擺脫「讓人扶著走路的情況,努力加強基礎產品質量,進一步提升聯名和旗艦水準,從而真正做到國貨當自強。

在這方面,CBA是出色的籃球抓手,電競是李寧成功吸引年輕人的好方向,簽約華晨宇也是一招妙棋。

整理自身思路展望未來時,李寧公司也表示,在企業「三十而立」的年份,他們還會繼續貫徹這一戰略方向,持續產品功能和科技創新,拓展高效大店,升級店鋪運營標準,深化多元化的營銷布局,最終為公司長遠持續增長盈利培育新機遇。

在扛過了疫情并交出出色中期答卷后,后續動作的效果如何,有待市場的持續檢驗。

從早年間的白手起家,到2008年北京奧運后反超阿迪的一飛沖天登上頭把交椅,再到此后迅速跌落被安踏超越,再到李寧回歸之后公司重新崛起,并在近年依靠國潮卷土重來,再到抗住疫情交出一份出色的成績單……

這30年里,李寧集團有高潮與低谷,幾乎書寫了一部中國體育商業史。

如今,當57歲的李寧帶著30歲的李寧集團,真正來到了而立之年,他們的目標,是永遠年輕,是百年品牌,是一個有關世界之巔的夢。

在李寧之后,安踏、361度、特步等國產品牌也將會陸續發布半年財報。從李寧的復蘇來看,大環境已經在逐步好轉,消費者的信心在恢復,加上國內直播產業勃興與電商節的促進,市場對于其他國產品牌的表現也有不錯的信心。

這樣的信心同樣也體現在了股價的變化中。和李寧暴漲同時,安踏股價也持續增長,市值超越2200億港元(超2000億人民幣),已超過下注疫情前最好的水準。

由于奧運會、歐洲杯等大賽推遲到了2021中華職棒比分年,雖然目前局勢依然不明朗,但彭博社、國信證券等都對2021年的體育世界表示了足夠的期待。按照彭博社的預期,耐克、阿迪、彪馬等品牌的收入增長都高于17%,超過普通年份的高單位數。

如此看來,在全面飄紅的2019之后,誰能熬過2020,誰就有望在如今的市場格局下取得領先位置,并在2021年大賽紅利下一飛沖天。

相關熱詞搜索:陳卓林,陳竹,陳忠恕,陳忠和,陳中流娛樂城